greenrjj

【懵逼贺活击】他们在帅气活击,我们在严肃讨论⑪

锦上添花:

*tag欢迎搜索“严肃的圆桌讨论”

*昨天晚上带着一脸问号听到了片尾曲

*当然我家还是日常的花田,花田最棒了!


不管宣传片里播了怎样的剧情,我家那帮人还是一派轻松岿然不动,这其中是有原因的。

一方面是因为我总在给大家强调这是宣传片,事实上他们也在里头看到了很多与实际不符的场景,比如大的不行的本丸或强的不行的夜战大太或无处不在的高科技狐之助们以及靠谱的审神者。

当然靠谱的审神者这点和现实完全相符……好吧是有一点可以忽略不计的偏差,但他们对我的说法嗤之以鼻,呵,世风日下,刃心不古。

另一方面可能是更重要的原因了吧,比如全神贯注的看到一幕悲切情景自然会跟着悲伤起来,但如果一直在吸溜面条并在最高潮的部分发出“哧溜~”一声的话……应该什么场景都白费了才对。

偏偏本集最高潮的时候大家一边吸着面条一边看,在特别突兀特别揪心的地方停下来的时候,纵然我知道这又是套路,但还是停下了吃面的动作,而我左右两个人——同样也是这一幕的两位关键角色,居然压根没想聊一下剧情!

“啊!我的蛋呢?!我什么时候吃掉的啊……还有两口面呢肯定要再配一个蛋才能吃下去的嘛。”

“兼桑,我的分你一半吧。”

“不,不用了,刚才你就分给我一个了……你倒是把蛋吃掉啦!我抢主人的好了。”

“不愧是兼桑!战略性抢蛋呢!”

“哼哼~”

“别开玩笑了!!!”我立刻护住自己的碗:“为什么要抢我的啊!”

“因为你碗里有三个蛋啊!为什么比大家的都要多啊!”

“那是光忠心疼我!”

“喂烛台切——”和泉守转过头去:“你太宠着她了!对喜欢吃蛋的人要一视同仁啊!”

“啊哈哈,下次会注意的。”

“兼桑,真的不用我分你一半吗?”

“没事没事国广你吃你的,我抢她的。”

“为什么啊!!!”

结果等我们吵完还互相用筷子打了一架后,片尾曲和下集预告都放完了。

看吧,现在知道为什么我家是这样了吧。

 

「结果还是一如往常看来是没救了的圆桌讨论---第十一场」

 

主持人:审神者

本场发言人:鹤丸国永、蜻蛉切、药研藤四郎、陆奥守吉行、堀川国广、和泉守兼定

记录人:狐之助(机器)

 

“首先!本集依然没什么出场机会的三位,不许你们再‘唔哦哦哦哦哦哦’了!”在圆桌讨论正式开始前,我提出了要求。

“其次!你们不要忘记这个圆桌讨论的目的是为了反省自身!自身懂吗?不是反省宣传片里的人物行为!所以今天所有发言的人都要提出一个反省自身的点来!”

“最后!最后……嗯……想不出来了。算了,开始讨论吧!”

 

虎头蛇尾的开场白结束。

鹤丸国永发言。

 

“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鹤丸语气沉痛的发言。

我:“……”

诶……虽然他一副明白了的样子但我其实什么都没明白……什么?什么责任?这一切又是什么?

“那什么……鹤,你能说的再详细一点吗?”

“嗯?不是说只要反省自身就好了吗,还要详细说的啊?”

让你反省自身你就用了这个开头但实际内容根本没想清楚吗?!

我想了想,决定妥协一下:“哦那好吧,那就算你反省完了吧其他人不要学!咳……那你说说对这集的感想吧。”

“嗯……我赌最后没砍下去。”

“废话!这要真砍下去了还得了啊!一看就知道是套路!”

“不过一直说着套路套路的结果真砍下去了,那还挺惊人的。”

“怎,怎么可能啊!”

“哦,你犹豫了啊。”鹤丸似笑非笑的瞟我一眼。

“唔……”我揪着眉头,最后狠狠瞪他一眼:“好了!你的发言到此结束!下一个下一个!”

 

鹤丸国永(被强制)发言完毕。

蜻蛉切发言。

 

“反省啊……”蜻蛉切想了一会儿:“嗯,这次可以看出……这里面的‘蜻蛉切’有好好的观察所有人啊,知道和泉守殿其实也放心不下堀川殿,所以提出兵分两路。这种地方我觉得很值得我学习吧……之类的?”

蜻蛉切说完,有些不安的看看我:“这样……可以吗?”

我的眼中闪着泪花,扑过去抓他的手:“蜻蛉切!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就是这场圆桌讨论最后的良心了!说吧,想吃什么口味的大福!我都买给你!”

“不,大福就不用了。”蜻蛉切秒答。

“不用跟我客气!”

“不……您再买来的话我更吃不完了……”

啊说起来今天大家吃面的时候,蜻蛉切的配菜是鸡蛋加大福呢……

嗯……

好吧看来上次玩笑开过头了,蜻蛉切那边已经变成大福储藏室了……今后稍微缓一下吧,送他大福的速度。

 

审神者难得反省了自身!

蜻蛉切发言完毕。

药研藤四郎发言。

 

“嗯,有很多可以反省的部分。比如这里面的药研,最开始那么冷淡被一群人怀疑‘是不是经历了什么不堪回首的过去’,结果后期越变越温柔攒了不少好感度。”药研这么说着往粟田口那一大家子望去。

药研说的,应该是粟田口家那帮孩子最近都成了活击药研的迷弟……的事吧。

每次有活击药研的战斗部分,就会一个个眼睛晶亮的盯着屏幕喊“药研哥好帅!”而忽略屏幕外头真正的药研哥……的事吧。

还有对活击药研越来越温柔的性格,一个个擦着眼泪说“药研哥敞开心扉了真是太好了”而丝毫没注意到屏幕外头脸越来越黑的真·药研哥……的事吧。

“所以,我不光准备反省,还打算实际行动一下,先对你们都冷淡两三个星期,再慢慢恢复现在的态度,怎么样?”

粟田口全员:“……”

一期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啊,药研……来,到哥哥这边来。”他微笑着拍拍自己的腿:“我们来聊一聊吧,就随便聊聊也可以。”

“药研哥!药研哥想,想吃什么!我可以跟光忠先生学!”

“药研哥!下,下次我们一起出去吧!去万屋!”

“药研哥!今天我们一起睡吧!大家都一起!”

“药研!你要是想的话,吾的尾巴可以给你摸的哦!摸多久都行哦!”

一瞬间再度变回粟田口中心的药研藤四郎,露出了一个计划通的笑容。

他还故意看我:“大将当然也是哦,之前看‘药研’的战斗时你的反应……我都是看在眼里的哦。”

我强忍着心虚对他露出了微笑:“啊哈哈,说什么啊……药研真是的这么多心……在我心里,当然是你最重要了!”

我向自家药研低下了头,并发誓冲着活击药研白生生的大腿大叫好帅什么的都是一时鬼迷心窍,希望他念在我年纪小不懂事的份上,既往不咎。

只是话说回来……

明明应该是药研反省。

为什么……变成了我和粟田口一家在反省?

 

药研·模糊重点高手·藤四郎发言完毕。

陆奥守吉行发言。

 

“这一集主要是……和泉守和俺的对话……还有和泉守与堀川的对话这两部分吧。那俺就主要说前一部分好了……根据这里面的说法。”陆奥守想了一会儿:“难道堀川会行动起来,并不单纯是他自己想救前主,更是因为他感受到了和泉守既想保护历史,但其实心底深处也想拯救前主的心思吧……但是这两件事其实是矛盾的,所以和泉守选择了为历史而战斗,堀川就选择了代替不能去救前主的和泉守……这样?”

“哦……是很正经的意见啊。”我也想了一下:“也就是说,陆奥守是觉得,国广是更多的为和泉守在行动吗?”

“嗯,至少促成他这一次的,除了他自己的想法外,更多的还是因为之前与和泉守的谈话?”

这样分析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和泉守在历史上并没有随土方先生前往箱馆战争,而且活击里的和泉守自己也说了对土方先生充满留恋,后面国广也说了是为了兼桑什么的……

“嘛……现在的话我也判断不出来,不过陆奥守的想法很有参考性!好,保留!说不定下一集就有答案了!”

“嗯!啊,那俺就说下一个了……这一次的最后一幕……说起来,为什么堀川看起来很平静,简直就像在逼和泉守砍他一样……和泉守就看起来很纠结,但俺是最激动的一个啊?”

“啊,是说最后去阻止和泉守的那一幕吗?”

“嗯,看上去真的像是拼死要去阻止……喊的特别大声!为什么不用枪呢……”

“是啊……诶?!”

等等!陆奥守好像说出了非常恐怖的话!

“如果追过去的话肯定赶不及嘛,在那种情况下争取时间最重要,那么先对着和泉守手的部位打一枪,他肯定会挥刀去挡嘛,这样一来俺应该能跑的更近一点,再把堀川拉走什么的……是不是更有效率一点?”

“喂!陆奥守!”和泉守立刻不满起来:“你在那种状态下居然还打算用枪你是想杀死我吗?!”

“是为了争取时间!你挡开不就行了!弄不好堀川会为了你去挡这样也不会发生你砍他的情况了啊!”

“万一真的伤到我或者国广了该怎么办啊!所以才说维新派的刀啊……”

“哈?!你——!”

“好了都给我到此为止!”我站起来在他们俩的脑袋上一人一个手刀:“看个宣传片都能吵起来,活击里的和泉守和陆奥守都能和平相处了你们就不能学着点人家吗!这就是你们要反省的点!明白了吗!”

“是……”

“我知道了……”

 

“哇——主人……怎么……有点帅……”

“稍微生气一点就变得不同了哎。”

“原来主人还有这样的一面……”

 

我听着大家的窃窃私语,得意的理了理头发。

我好帅!

 

审神者很得意。

陆奥守吉行发言完毕。

堀川国广发言。

 

“嗯……几乎算是不出所料了。”国广有些感叹似的点了点头:“不过我本来以为‘他’会直接跑到土方先生身边去,没想到竟然是想和兼桑一起走……最后……真的就像逼兼桑斩过来一样。”

“因为几乎……唉,根本不是几乎,是已经明明白白的表达了自己要背叛的意思吧,和泉守身为队长,肃清反叛者什么的……”

“这一点,新选组也是一样。”国广摊开手:“嘛,这样是不是就确定了?我的‘最终BOSS’身份?”

“国广还真是淡定啊……”

“因为上一集已经是那样了嘛。而且,这一集不是明知道兼桑会斩下来还很平常的闭上眼了吗?”

“诶?国广是觉得和泉守会斩下来吗?!”

“刚才……不是说要赌一赌最后砍没砍下去么,全部都赌一边赌局根本没法成立嘛,所以,我就赌这一边好了。”

“赌局什么的……不会斩下来的啦!”

“这个嘛,不到下一集谁都不会知道。不过……我是不会说的。因为没有见到最后什么的……那样的……没有见到才是最好的。”

国广的声音突然变得非常低,我根本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诶?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啦。至于反省的点嘛……没有!”

“你还真是爽快啊……”这么说着,我苦笑了起来。

 

堀川国广发言完毕。

和泉守兼定发言。

 

“国广……你这个笨蛋!”和泉守手起刀落(是手刀),给了国广一个爆锤。

“兼桑?!为,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做这种事!”

“不是我啦!”国广有点委屈的抱着自己的头:“兼桑不要弄混了!都说了不是我了……”

“而且我先把这话说在前头!就算你真的当着我的面说出背叛宣言什么的……我知道这种一点不帅……而且和土方先生不像……但是,我是不会对你挥刀的!”

国广瞪大了眼:“兼桑……”

“你也听见了吧!”和泉守一脸不爽的看过来:“如果真的出了这种事,我既不会和他一起去,但也不会对他挥刀,我会尽全力的阻止他,但是,如果真的阻止不了……我也不会允许其他人对他挥刀!”

“诶——”我假装抱怨:“这样不就无解了吗?真的出了这种事你让我怎么办啊?”

“你不是审神者吗!自己想办法解决!”

“呜哇这种情况下把什么事都推给别人好差劲啊这个人……嗯,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会想办法的。”

“嗯,你的话肯定能想出办法的啦,这一点我相信你。”

“等等等等,兼桑……主人也是……为什么以我会背叛为前提达成共识了啊!我什么都没干啊!”

“至于反省的点……我也没有!”

“哦,我知道了。”

“为什么就这么把话题进行下去了啊!!!”

“啊还有……关于刚才那个赌局。”和泉守想了想,笑了起来:“我也赌会砍下来好了。”

“这不是跟你刚刚说的话都矛盾了吗?”

“嗯,但是……反正只是一个无聊的赌局。”和泉守这么说着,回过头来又敲了一下国广的头:“我还是站在国广这边,不论输赢,我们都是一起的。”

 

和泉守兼定发言完毕。

 

“那么,关于最后一幕,和泉守到底有没有砍了国广……只要让国广受伤就算‘砍下来’,表现在宣传片里嘛……应该是见血就算吧?砍到衣物和砍到头发等没有见血的话算平局。完全没有砍到国广就算‘没砍下来’。和泉守和国广赌会砍下来,我和其他人赌不会,还有人要改变选择吗?”

大家都摇了摇头。

“如果和泉守和国广赌赢了,那接下来一个月你们的内番都免掉啦。”

“真的?!太好了!”

“啊,要追加一条如果我和兼桑赢了的话,你要好好工作。”

“……啧。知道了,我会好好工作,一个月。”

“喂喂。”

“好好工作超过一个月我可能会疯掉啊!”

“……你对其他辛勤工作的人就没什么话想说吗?”

“暂时没有。如果和泉守和国广输了的话……那……和泉守要当着大家的面表演‘土方先生模仿秀’。”

“诶?!”

“国广嘛……就一个月不许跟我提工作的事,还要每天都诚心诚意的夸奖我!”

“……啊,兼桑,我突然有点想换一边赌了。”

“对不起国广,我觉得还是赌另一边比较……”

“好了好了,听到赌约之后再改变选择可是赌博大忌,而且,现在狐之助(机器)可是录音录像了呢,不要以为能把自己说过的话收回去哦。”

我笑了起来,轻轻拍了一下手:

“那么,赌局成立!”

 

当晚,资料剪辑室。

 

小哥心里苦:“最近啊,世道真是不景气了,工作真是不好做了……除了要剪辑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做日常的工作……加日常的班……现在连公证处的活儿都要接了……咋的这要是一方毁约难道我们还要派人上门来强制执行吗?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好苦哦……”

【完结贺活击】他们在帅气活击,我们在严肃讨论⑬

锦上添花:

*tag欢迎搜索“严肃的圆桌讨论”

*这个讨论到最后也没救起来,还闹了个大的……

*和泉守与国广的反应参考了 @HITOASA 太太的画,可以说非常符合我心中所想了w


由政府出品,历史正剧向宣传片《活击刀剑乱舞》,正式完结了。

也就是说,我们的圆桌讨论,今天也是最后一场了。

我啊,虽然不喜欢这种额外工作,但真要到最后的时候,还是有些伤感的。

我小声叹了口气,拿过一边的狐之助(机器),嗯?我怎么觉得这个狐之助……

我正想着,身后传来催促我的声音:“主人,快点过来啦!”

“啊,知道了。”

我应了一声,不再多想,伸手按下了狐之助(机器)脖子上的铃铛。

 

「到最后也不知道能不能严肃起来的薛定谔式圆桌讨论---第十三场」

 

主持人:审神者

本场发言人:山姥切国广、三日月宗近、大典太光世、膝丸、髭切、骨喰藤四郎、药研藤四郎、蜻蛉切、鹤丸国永、陆奥守吉行、堀川国广、和泉守兼定。

记录人:狐之助(?)

 

“因为上一周和泉守和国广说要把感想留到这周说,所以我们要给他们留下充足的时间,保守估计一人要说一个小时吧……”

“诶?等等!为什么难度提高了?!”

“难度提高了吗?”我故作疑惑的看向和泉守:“不是说好一万字的标准吗?”

“谁跟你说好了啊!上周明明还说是一千字!”

“那就一千字。”

“啊……”

国广拍拍和泉守的肩膀:“兼桑,掉到陷阱里去了啊……”

“啊啊啊可恶……被算计了……”

“总之,这一集就是活击第一部队和第二部队配合去解决一千个溯行军……还真有一千个啊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自己说着说着都忍不住吐槽一句:“就像我刚刚说的那样,要给和泉守和国广留充足的时间,所以这次其他人的发言以快问快答的形式!每个人三个主题,分别是‘对活击最终话的感想’、‘对活击的感想’、‘对圆桌讨论的感想’,说上一两句就可以了!那么——”

我轻轻拍了一下手:“第一个发言的当然就是活击第一部队队长,山姥切国广!”

 

开场白结束。

山姥切国广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山姥切还有些猝不及防,愣了一会儿才说:“啊……敌……敌人太多了……?”

还真是非常现实的感想啊!

 

——对活击的感想?

“总觉得第一部队只有我一个人受伤了……”山姥切低下头:“是因为我是仿品的缘故么……”

“不不不!”我立刻反驳:“山姥切啊,看事情怎么能只看表面的呢!其他人肯定也受伤了啊!内伤什么的!”

被我擅自判定受了内伤的“第一部队”纷纷向我投来刺眼的视线,我装着没看见。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山姥切很是安心的抬起头,似乎还笑了一下:“终于要结束了……”

你的安心是在我心脏上捅了一刀啊山姥切!

 

审神者的心灵受到了伤害。

山姥切国广发言完毕。

三日月宗近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哈哈哈,我是大太刀呢~”

“你在活击里的那种打击广度……已经是薙刀了吧。”我看了看我家两位薙刀——岩融和巴形:“你们怎么看?”

岩融:“诶?我没试过一次斩那么多……有机会的话要试一下么?”

巴形:“如果主人想让我斩杀的话……”

“不,我大概创造不出这样的条件来……”

 

——对活击的感想?

“嗯,活击里的‘我’,很强呢。”

毫不犹豫的自夸了!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三日月若有所思:“在那之后就没有让我最后一个发言了,这就是人类的学习能力么……”

你怎么还在记仇啊!

三日月·超记仇·宗近,你这种记忆力不太对得起老爷爷(自称)吧!

 

三日月宗近发言完毕。

大典太光世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很普通的在战斗。”

感想也很普通!

 

——对活击的感想?

“……说了好多话。”

嗯……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交流障碍……

我看了看大典太:“你觉得那种状态怎么样?”

“……不知道。”

嗯……看来平常应该多找大典太说话吗?他应该不会嫌烦吧……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没什么感想。”

对圆桌讨论反而就没有什么实质性想法了?!普通的感想也好啊!

 

审神者大受打击。

大典太光世发言完毕。

膝丸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兄……兄长大人叫我名字了?!!!!我,我这是在做梦吗?!”

“是呢。”

“诶?”

我看了看僵在原地的膝丸,悄悄拽了下髭切的袖子:“喂,活击里的‘你’都坦率起来了,你还要幼稚到什么时候?叫一下名字也没什么关系吧……”

“活击里的‘他’是他,我是我,为人兄长也是有尊严的嘛。”

骗谁啊!比起当初我们夜谈时他的那种想法……绝对是因为现在这种情况更好玩不是吗?!

 

——对活击的感想?

“还想和兄长大人一起战斗……”

我拼命对髭切使眼色,他瞟了我一眼,最后算是让了步。

“比起一起战斗,待会儿来一起吃点什么吧。”

“兄长大人……”膝丸感动的看向了髭切。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嘿嘿,待会儿要跟兄长大人一起……”

喂膝丸!你说点跟圆桌讨论有关的事情好吗?!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膝丸赶紧补充:“啊,兄长大人的发言一直很精彩!”

你胡说八道的时候都不觉得良心在痛吗???

我死死的盯着膝丸,他犹豫了一下,再补充一句:“你,你的发言也一直很……好?”

……为什么夸我的时候反而要犹豫?!

 

审神者心很痛!

膝丸发言完毕。

髭切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确实,不想输给那对兄弟呢。”

我一愣:“嗯?”

髭切笑着看我一眼:“怎么了?”

“啊……”我笑了起来:“嗯,没什么。”

 

——对活击的感想?

“还不够活跃呢。”

暗搓搓表达了希望给自己加戏的意思吗大佬?!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哈哈哈哈……嗯,有什么感想呢……”

为什么笑的那么开心?!

 

审神者真的要生气了!

髭切发言完毕。

骨喰藤四郎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和兄弟并肩作战了。”

我看了看虽然没有露出笑容,但实际上有些高兴的骨喰,点了点头。

 

——对活击的感想?

“最后的战斗……胜利了啊。”

哦,听起来很有总结的感觉……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骨喰也安心的叹了口气:“结束了……”

……骨喰,你是替山姥切给我补了一刀啊!

 

审神者重伤。

骨喰藤四郎发言完毕。

药研藤四郎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是呢。”他笑着看了一眼骨喰:“这场战斗……还算不错吧。”

 

——对活击的感想?

“所以活击里的‘我’到底是个怎样的性格呢……”

虽然是这么说了但语气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疑问,药研·耿耿于怀·藤四郎,今天也在活跃!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嗯,我玩的很开心,大将做的不错~”

药研!这个圆桌讨论可是以“严肃”为主题的!你确定你的感想不要改一下吗?!

 

审神者出离愤怒了!

药研藤四郎发言完毕。

蜻蛉切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啊,变强了。”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蜻蛉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嗯,都最终话了……当然要变强一点吧。”

 

——对活击的感想?

“总觉得……好像看到自己在‘成长’一样。”

“嘛,事实上蜻蛉切已经很强啦。”

“哈哈哈,谢谢您。”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真是非常有意义的讨论呢。”

蜻蛉切!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审神者恢复精神了!

蜻蛉切发言完毕。

鹤丸国永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最终话的出场不够惊喜呢,虽然这里面是让和泉守他们吓了一跳,嗯……”

鹤丸看起来似乎还有不能接受的地方。

都最终话了还想要个怎么样的出场啊……突然出现已经够吓人了……

 

——对活击的感想?

“最开始的出场我挺满意哦!”

为什么还是出场的话题?!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唉,这次没有什么发挥的余地……”

等等……等等等等……

“鹤……你想发挥什么?”

“嗯?猜猜看?”

我才不要猜啊!

 

鹤丸国永发言完毕。

陆奥守吉行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啊……为什么只有和泉守一个人骑马?”

诶?在意这个?!

 

——对活击的感想?

“俺觉得还不错哦,而且,能以这种形式看到龙马……虽然不是真的龙马……”

“陆奥守……”

“哈哈哈,俺的感想还挺正经的吧!”

“嗯~”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每次都要想要说什么,很辛苦啊……”陆奥守有些感慨。

“但是,陆奥守的表现不错哦。”

“真的?”他看起来很开心:“那当然!俺是真的努力去想了嘛!”

 

陆奥守吉行发言完毕。

 

“好,其他人的感想都说完了,虽然有好多说的……”我嘴角抽了抽,摇摇头:“算了,接下来就是和泉守和国广了,这次前半段主要就是讲你们和土方先生的事呢……你们的感想……呃……和泉守?国广?”

我还以为他们表情异常严肃的坐在那个地方,是在思考该怎么把今天一千字的感想给憋出来,但仔细看看我发现他们好像在……发抖?

“怎,怎么了?”我觉得他们的状态有点不对头。

“我……我还真敢用那种语气对土方先生说话啊……”和泉守抱着胳膊瑟瑟发抖中:“我还用了那,那种眼神……居然敢说土方先生没有做好觉悟……还被土方先生用‘自己’指着自己……”

“呃……”我看看情况不对,想安慰安慰他:“和,和泉守……”

“国广,你好厉害啊……能以那种姿态在土方先生那儿待上三年……”

“是啊,上一周还在想怎么就混进去了看起来还熟门熟路的,原来已经过了三年……以刀的形态待在土方先生身边多久都没关系,但,但是以这种形态的话……”国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真厉害啊……那个活击里的‘我’,真是有了相当的觉悟啊……”

从第一场圆桌讨论开始对活击里的国广严厉到不行的我家国广竟然在最终话变成了这样!

“三年……真漫长啊……”

“是啊……”

诶?为什么要用这样过尽千帆的语气?为什么要露出这种感慨万千的表情?实际上你们并没有做什么啊?为什么要这么感同身受?!

“兼桑,说土方先生没有做好赴死的觉悟时,声音很大呢……表情也非常严肃……”

“啊,我看的时候胃都疼起来了……”

“我一瞬间还以为土方先生真的要砍过来……”

“开始的时候真亏你还能冲过去挡啊……”

“一想到‘兼桑’确实是因为‘我’才来到这里,如果真的被土方先生砍了可怎么办啊……”

“也就说,国广想做的,就是让土方先生带‘我’去最后的战场吗?”

“现在来看确实是这样吧,虽然我肯定是不会那么做……”国广小声说了一句:“不过,兼桑最后还是阻止了呢……”

“土方先生啊,最后的战斗之前,真的已经做好赴死的觉悟了吗?”

“嗯,因为是那个土方先生嘛。”

“是啊,土方先生是……不需要我来多嘴,也会贯彻始终的人呢。”

“兼桑,土方先生最后的……”

“啊,那个?播的时候我没有去看。”和泉守笑了笑:“不管是以什么样的形式,我确实是没有看到土方先生最后的样子,所以……那个人最后到底是怎样离开人世,我……是没有权利知道的。国广你看了吧,怎么样,和实际情况比起来?”

“嗯……和实际上比起来……”

国广这么说着,轻轻将手按在胸口上:

“是怎么样的呢……”

和泉守看了看国广,刚想说点什么,突然想起来:“啊……讨论……”他似乎终于反应过来,转过头来看我:“呃,我们……真的要说一千字吗?”

我叹了口气:“唉……算了算了,还是以快问快答的形式说吧。”

“诶?可以吗?”

“可以可以。”我摆摆手,看了看他们,笑了起来:“看你们刚才抖的跟抽风似的……让你们少说两句,就算压惊啦。”

 

——对最终话的感想?

“土方先生!我竟然那样多嘴了,真的对不起!”

和泉守还像模像样的对着屏幕弯下腰来。

国广也点着头:“要是被发现我其实是混到新选组里去的话肯定是要切腹了吧……而且三年里为了跟溯行军战斗肯定要避人耳目……居然那么久都没有被当成间谍什么的,真努力啊。”

 

——对活击的感想?

“本大爷的帅气镜头还不够多!”

我看了他一眼:“跟土方先生对峙那段你不是很有精气神么。”

“那段就放过我吧!”

“我的话……果然还是想更多的待在兼桑身边啊。从最终话的状态看竟然离开了三年……虽然对兼桑来说没有真的度过‘三年’,但还是助手的失职!”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终于说完了。”

“嗯,结束了呢~”

你们两个不要给我露出这种完成任务后的舒爽笑容啊!

 

“说起来,土方先生还问了和泉守的名字呢,不过怎么说也不可能真的说自己叫‘和泉守兼定’嘛……国广混进去的三年都是用的什么名字?”

“诶?就算你问我……”

“怎么样,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

“放过我吧!”

“冷静点,也没说一定要以这样的形式,而且……”我想了想:“就是因为不知道今后会发生什么,所以提前想想也没关系吧。如果有机会让你们再见到土方先生的话,你们打算怎么介绍自己啊?”

 

那是并不知道是否会实现的“未来”了。

对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来说,如果有机会,一定还想再去见一次的吧。

那个“比武士更像武士”,直到最后,也一定在为自己的信念奋战的人。

正是因为有那个人的存在,才有了现在,拥有两颗武士之心的他们。

 

“介绍自己?嗯……总觉得怎么介绍都怪怪的,而且给自己编个假名字什么的,很不自在啊。”

“但是用原来的名字的话,土方先生绝对会怀疑吧。”

“也是……那……”

和泉守笑了起来:“这样吧,干脆就说我们是被笨蛋主人差遣到这里的打刀A和……”

“胁差B!”

国广很顺的接了口,回过头来看着我:“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土方先生要知道他的两把佩刀起名水准那么菜,估计得气死。

不过,历史上的土方先生还有名为“丰玉”的雅号,写出来的句子可真是非常温柔,如果他知道他的两把佩刀是这样的话……

如果,他能见到他们的话。

也不一定,会生气吧?

 

“那么,圆桌讨论最后一场,顺利结束!”

“哦——!”

我伸了个懒腰,嘛,要问我对圆桌讨论的感想,果然也是要感叹一句“终于结束了”吧。

我抱起了狐之助(机器),打算关掉它,没想到狐之助(机器)的尾巴晃了晃,小声开了口:

“对不起,主人……吾,吾还以为你会发现的……”

“……诶?”

“也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插上话……那个……”

我僵硬的转过头去,看到鸣狐正抱着狐之助(机器):“对不起……不知道该怎么提醒你……”

“不,不要责怪鸣狐啊!是吾,吾装成狐之助骗了你的!但,但是,总是找不到可以提醒的时机……”

我:“……………………………………诶?”

 

当晚,资料剪辑室。

 

那个本丸提交过来的影像资料上面注明了“立刻看”的字样,小哥很疑惑。

“有什么好立刻看的啊反正肯定是之前那种……还严肃的圆桌讨论呢根本严肃不起来……”

这么说着,小哥将录像带放入了设备,却看到了极其严肃的一幕。

那个本丸的主人正坐在屏幕前,一脸庄严肃穆,后面齐刷刷的坐着刀剑男士们,看着简直就跟要宣战似的……

小哥:???什么鬼?

“那个,有关这一次圆桌讨论的影像资料……呃,因为这样那样的事由,没有办法再提交了……那边的不要笑!你们绝对有人发现那是小狐狸的吧!它能装的那么精妙不要告诉我没有共犯!为什么不提醒我一下啊!暗示我一下也好啊!咳……”录像中的审神者又转过头来,继续盯着屏幕:

“这次的主犯,我已经严肃的批评过他们了,这也是我这个审神者的责任,下次提交文书的时候我会附上一份检讨……圆桌讨论这个东西吧,气氛也是很重要的,说实在的,现在已经没那个气氛了……但是,难得的最终话,不说一下感想也不好嘛……呃,歌仙,举一下牌子。”

然后这家审神者的初始刀走上前来,在屏幕前举起了一块木牌。

 

——对最终话的感想?

“嗯,啊……真的有一千个溯行军啊,道具费没关系吗?还有樱花的出场也真是壮观啊……负责打扫的工作人员真的没有怨言吗?演绎同僚的那位审神者真厉害啊,不过那个工作强度……要注意身体啊!”

 

——对活击的感想?

“啊,剧场版的消息我已经看到了,真厉害啊政府……这个活击虽然只有短短的十三集,但是也包含了很多故事,虽说跟实际上我们的战斗不太一样,不过也有很多我们可以学习的地方。”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最后也没能严肃起来啊哈哈哈哈……啊笑的话是不是不太好……”

 

“那么,以上就是感想,给你……呃,给您添麻烦了!”

那个录像的最后,是来自审神者充满诚意的道歉。

 

小哥:“……”

小哥从机器里把录像带拿出来,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虽说那么多提交资料的审神者里少那么一两家是没什么关系,而且经过他们的剪辑,也只有几家可以被送到上面去,但看看这个所谓的“谢罪视频”,小哥还是想说:

 

“坑爹啊——!!!!!”

 

宣传片里的本丸都在帅气活击了。

你们就不能严肃讨论一下吗?!


END~

就想該該一下


兼桑的極化書信,

第一個是有用腦,深切知道自己在幹嘛

第二個是終於走出了那份傷痛,對於原主去世的傷痛


安定的極化是遵循著自己理解的沖田的心願,忘了原主

但我覺得會這麼做的原因也是沖田在他心裡分量到大無法言喻,

所以他的核心會是這份決意,只是用這個來約束自己實在有夠痛,

但至少也是下定決心轉變成更銳利的刀,並像武士那樣獻上自己的忠誠


兼桑的極化是再次審視自己身為刀男的意義為何,做為付喪神的意義為何,

回頭去看與原主的牽絆,見證刀劍時代的終末,卻發現自己是如此無力,

對土方的感情再怎麼深,終究只有在函館時才會說出口,

回到函館獨自面對一切後,對自己是什麼、自己的使命終於有所理解,

既然命運如此,那麼就大力開創新的道途吧


土方歲三就像父親一樣,不會消逝遺忘,但也不會束縛住現在的他,

大概是這種感覺


不過我讀完信後覺得,刀審或審刀意味濃厚...www

不,兼桑還是國廣的!


========================

順便再該該一下,實在很不喜歡有人每次提到刀劍亂舞幕末組,

就一定要提薄櫻鬼、和平捍衛隊之類同樣是歷史改編的創作作品,

這些作品本身是彼此獨立的......這樣拿來講對任何一個都不公平吧

親親IDOL兼桑,還要三天才回家

我會在這三天死命把國廣弄上99,等你回家就送他出門唷

然後是藥研,然後是安定,然後...應該都會極打刀了

道具不夠G_G,短刀等級也不夠...

在兼桑極化前的函館回想探討


堀川国広     兼さん、ここは函館だよ!
和泉守兼定     わかってらぁ
堀川国広     これはつまり主が、いや、前の主が。
和泉守兼定     わかってる!
堀川国広     ひょっとしたら死なないですむかも・・・・・・。
和泉守兼定     駄目だ駄目だ! てめえ言いつけを忘れたか。歴史は歴史、良くも、悪くも。
堀川国広     でも兼さん、泣いてるよ。
和泉守兼定     うるせえ!


好像會牽涉到我對國廣和兼桑的個人看法,

我個人不吃土兼,兼桑對土方桑的想法就是憧憬

這段對話我個人理解的方向是


國廣比起土方桑,更注重的是兼桑的心情,

對過去那段日子,難免有些懷念和可惜,但最重要的果然是能再和兼桑一起

和兼桑一起來到函館這個地方,有些平常不會說的話也說出口了

相較於兼桑一直在壓抑自己的情感,

國廣有參與過這場戰役,比較像是釋然後終於講出自己的想法,

(如果土方桑可以不用死就好了呢...)

也更想知道兼桑的想法,只是沒想到兼桑會哭著說不行,

兼真的很遺憾沒辦法陪著土方一起度過最後的時刻,

雖然相較年幼,但受過良好教育(戰鬥亂來,但信念堅定、重視法度)

也深知身為刀男的任務和使命,只是看到這樣的場景實在很難壓抑住自己

所以啊



活擊...活擊的主要劇情我都覺得可以,但細節描寫真的不行,沒辦法接受...

但最糟糕的是首尾不連貫,唉...就變成有種

你要寫幕末刀男對原主的情感可以,可以不要後半劇情才寫嗎?

要寫保護歷史該怎麼做,就首尾貫徹一下呀,

最後一集給出的答案我覺得不差,本來就是在實踐中一直找答案的

但這樣...唉........對活擊的劇情真的是期望超大,失望超大,

都完結兩週了還是沒辦法釋懷,

沒辦法否定這部作品很優質,但劇情很多地方真的無法接受

900天,雖然大半時間沒在玩

我有種本本看太多就會莫名消熱情的壞毛病

但這也許代表著我不用看本本就可以繼續支持CP

現在幾乎很少看YOI本,也許是其他人認知的勇維已經看膩了吧

我需要官方的糧QQ(然後官方丟周邊,無盡的周邊)


所以現在只看少量的堀兼,其實也是量本來就沒那麼多

順便抓抓我對兼桑和國廣的個人想法、個人解讀方式

藥研則是絕對不吃二創,甚至圖也不看,

花丸藥研也只看看而,已活擊藥研舔一下戰鬥畫面很開心


維克多跟勇利的話分不出更喜歡誰,現在也不會想去看二創
兼桑和國廣的話,很明顯更喜歡兼桑,兼桑是世界的寶物,美少女poi
國廣的話也很喜歡,不過最喜歡的還是跟兼桑一起的國廣
然後藥研是家裡永遠的近侍,會有個特別的位置留給他

但是如果是以活擊的角色來看
喜歡國廣>兼桑>藥研

最後,果然還是最喜歡兼桑了
有澤的兼桑也好棒(有澤是國廣廚吧XD)

刀劍亂舞音樂劇2 幕末天狼傳

花了三個月的時間追了一部除了劇情以外都很有超高水準的動畫,
(至於劇情水準到哪,每個人意見不同囉)
決定用音樂劇來洗一下印象,今天拿到後馬上看,結尾劇情哭得我QQ,洗得太成功了

劇情方面,雖然緊湊又短,但要講的議題都處理得不錯
像是:新選組的夢想、友情、信念、相互扶持,以及充滿掙扎的結局
沖田組刀對主人的深切依戀,沖田組兩把刀互相信賴的情誼與牽絆,
虎徹兄弟的真贋品鳩葛,不願承認對方卻又佩服對方的強大,但始終跨不過那堵高牆,
同時也寫出虎徹大哥堅持自己是虎徹的理由,還有與近藤相似之處(有夠痛的劇情)
還有最重要的,武士面對命運的覺悟、刀男守護歷史的覺悟

沉重的地方很多,有趣的橋段也很多,土方組刀就是用來緩和劇情的吧
開頭注意到虎徹兄弟的不合,兩把刀都很在意,各自用自己的方式默默推動,
宴會橋段實在太可愛,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就是超棒超可愛,
默默給予忠告(本來以為會被拒絕結果對方坦率接納)也很有趣,
還有最後的天狼星,那邊我實在是,已經失去語彙力了

音樂方面,全部都很棒,不過我LIVE部分還沒看,畢竟正篇劇情很棒,
暫時不想被打斷這種感覺,所以停下來了,但正篇的歌也都很棒

殺陣方面,已經很厲害了...個人真的這麼覺得,主要是音樂劇的話,這樣的場景已經足夠
雖然混戰的時候滿多刀根本沒碰到,不過OK啦,意境有到就好

最後,選角好棒啊,每個演員都好棒...超棒Q.Q...土方組尤其...(開心到升天)
謝謝刀音2帶給我這麼棒的體驗,謝謝

航空信件裡面放刀片過得了海關嗎...開玩笑的

但我也要說好險,因為活擊的國廣和一般所知的國廣差太多了

至少不會真的因為動畫黑而招黑


去死吧UFO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