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rjj

【完结贺活击】他们在帅气活击,我们在严肃讨论⑬

锦上添花:

*tag欢迎搜索“严肃的圆桌讨论”

*这个讨论到最后也没救起来,还闹了个大的……

*和泉守与国广的反应参考了 @HITOASA 太太的画,可以说非常符合我心中所想了w


由政府出品,历史正剧向宣传片《活击刀剑乱舞》,正式完结了。

也就是说,我们的圆桌讨论,今天也是最后一场了。

我啊,虽然不喜欢这种额外工作,但真要到最后的时候,还是有些伤感的。

我小声叹了口气,拿过一边的狐之助(机器),嗯?我怎么觉得这个狐之助……

我正想着,身后传来催促我的声音:“主人,快点过来啦!”

“啊,知道了。”

我应了一声,不再多想,伸手按下了狐之助(机器)脖子上的铃铛。

 

「到最后也不知道能不能严肃起来的薛定谔式圆桌讨论---第十三场」

 

主持人:审神者

本场发言人:山姥切国广、三日月宗近、大典太光世、膝丸、髭切、骨喰藤四郎、药研藤四郎、蜻蛉切、鹤丸国永、陆奥守吉行、堀川国广、和泉守兼定。

记录人:狐之助(?)

 

“因为上一周和泉守和国广说要把感想留到这周说,所以我们要给他们留下充足的时间,保守估计一人要说一个小时吧……”

“诶?等等!为什么难度提高了?!”

“难度提高了吗?”我故作疑惑的看向和泉守:“不是说好一万字的标准吗?”

“谁跟你说好了啊!上周明明还说是一千字!”

“那就一千字。”

“啊……”

国广拍拍和泉守的肩膀:“兼桑,掉到陷阱里去了啊……”

“啊啊啊可恶……被算计了……”

“总之,这一集就是活击第一部队和第二部队配合去解决一千个溯行军……还真有一千个啊到底是怎么想的……”我自己说着说着都忍不住吐槽一句:“就像我刚刚说的那样,要给和泉守和国广留充足的时间,所以这次其他人的发言以快问快答的形式!每个人三个主题,分别是‘对活击最终话的感想’、‘对活击的感想’、‘对圆桌讨论的感想’,说上一两句就可以了!那么——”

我轻轻拍了一下手:“第一个发言的当然就是活击第一部队队长,山姥切国广!”

 

开场白结束。

山姥切国广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山姥切还有些猝不及防,愣了一会儿才说:“啊……敌……敌人太多了……?”

还真是非常现实的感想啊!

 

——对活击的感想?

“总觉得第一部队只有我一个人受伤了……”山姥切低下头:“是因为我是仿品的缘故么……”

“不不不!”我立刻反驳:“山姥切啊,看事情怎么能只看表面的呢!其他人肯定也受伤了啊!内伤什么的!”

被我擅自判定受了内伤的“第一部队”纷纷向我投来刺眼的视线,我装着没看见。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山姥切很是安心的抬起头,似乎还笑了一下:“终于要结束了……”

你的安心是在我心脏上捅了一刀啊山姥切!

 

审神者的心灵受到了伤害。

山姥切国广发言完毕。

三日月宗近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哈哈哈,我是大太刀呢~”

“你在活击里的那种打击广度……已经是薙刀了吧。”我看了看我家两位薙刀——岩融和巴形:“你们怎么看?”

岩融:“诶?我没试过一次斩那么多……有机会的话要试一下么?”

巴形:“如果主人想让我斩杀的话……”

“不,我大概创造不出这样的条件来……”

 

——对活击的感想?

“嗯,活击里的‘我’,很强呢。”

毫不犹豫的自夸了!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三日月若有所思:“在那之后就没有让我最后一个发言了,这就是人类的学习能力么……”

你怎么还在记仇啊!

三日月·超记仇·宗近,你这种记忆力不太对得起老爷爷(自称)吧!

 

三日月宗近发言完毕。

大典太光世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很普通的在战斗。”

感想也很普通!

 

——对活击的感想?

“……说了好多话。”

嗯……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交流障碍……

我看了看大典太:“你觉得那种状态怎么样?”

“……不知道。”

嗯……看来平常应该多找大典太说话吗?他应该不会嫌烦吧……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没什么感想。”

对圆桌讨论反而就没有什么实质性想法了?!普通的感想也好啊!

 

审神者大受打击。

大典太光世发言完毕。

膝丸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兄……兄长大人叫我名字了?!!!!我,我这是在做梦吗?!”

“是呢。”

“诶?”

我看了看僵在原地的膝丸,悄悄拽了下髭切的袖子:“喂,活击里的‘你’都坦率起来了,你还要幼稚到什么时候?叫一下名字也没什么关系吧……”

“活击里的‘他’是他,我是我,为人兄长也是有尊严的嘛。”

骗谁啊!比起当初我们夜谈时他的那种想法……绝对是因为现在这种情况更好玩不是吗?!

 

——对活击的感想?

“还想和兄长大人一起战斗……”

我拼命对髭切使眼色,他瞟了我一眼,最后算是让了步。

“比起一起战斗,待会儿来一起吃点什么吧。”

“兄长大人……”膝丸感动的看向了髭切。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嘿嘿,待会儿要跟兄长大人一起……”

喂膝丸!你说点跟圆桌讨论有关的事情好吗?!

似乎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膝丸赶紧补充:“啊,兄长大人的发言一直很精彩!”

你胡说八道的时候都不觉得良心在痛吗???

我死死的盯着膝丸,他犹豫了一下,再补充一句:“你,你的发言也一直很……好?”

……为什么夸我的时候反而要犹豫?!

 

审神者心很痛!

膝丸发言完毕。

髭切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确实,不想输给那对兄弟呢。”

我一愣:“嗯?”

髭切笑着看我一眼:“怎么了?”

“啊……”我笑了起来:“嗯,没什么。”

 

——对活击的感想?

“还不够活跃呢。”

暗搓搓表达了希望给自己加戏的意思吗大佬?!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哈哈哈哈……嗯,有什么感想呢……”

为什么笑的那么开心?!

 

审神者真的要生气了!

髭切发言完毕。

骨喰藤四郎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和兄弟并肩作战了。”

我看了看虽然没有露出笑容,但实际上有些高兴的骨喰,点了点头。

 

——对活击的感想?

“最后的战斗……胜利了啊。”

哦,听起来很有总结的感觉……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骨喰也安心的叹了口气:“结束了……”

……骨喰,你是替山姥切给我补了一刀啊!

 

审神者重伤。

骨喰藤四郎发言完毕。

药研藤四郎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是呢。”他笑着看了一眼骨喰:“这场战斗……还算不错吧。”

 

——对活击的感想?

“所以活击里的‘我’到底是个怎样的性格呢……”

虽然是这么说了但语气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疑问,药研·耿耿于怀·藤四郎,今天也在活跃!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嗯,我玩的很开心,大将做的不错~”

药研!这个圆桌讨论可是以“严肃”为主题的!你确定你的感想不要改一下吗?!

 

审神者出离愤怒了!

药研藤四郎发言完毕。

蜻蛉切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啊,变强了。”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蜻蛉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嗯,都最终话了……当然要变强一点吧。”

 

——对活击的感想?

“总觉得……好像看到自己在‘成长’一样。”

“嘛,事实上蜻蛉切已经很强啦。”

“哈哈哈,谢谢您。”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真是非常有意义的讨论呢。”

蜻蛉切!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审神者恢复精神了!

蜻蛉切发言完毕。

鹤丸国永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最终话的出场不够惊喜呢,虽然这里面是让和泉守他们吓了一跳,嗯……”

鹤丸看起来似乎还有不能接受的地方。

都最终话了还想要个怎么样的出场啊……突然出现已经够吓人了……

 

——对活击的感想?

“最开始的出场我挺满意哦!”

为什么还是出场的话题?!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唉,这次没有什么发挥的余地……”

等等……等等等等……

“鹤……你想发挥什么?”

“嗯?猜猜看?”

我才不要猜啊!

 

鹤丸国永发言完毕。

陆奥守吉行发言。

 

——对最终话的感想?

“啊……为什么只有和泉守一个人骑马?”

诶?在意这个?!

 

——对活击的感想?

“俺觉得还不错哦,而且,能以这种形式看到龙马……虽然不是真的龙马……”

“陆奥守……”

“哈哈哈,俺的感想还挺正经的吧!”

“嗯~”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每次都要想要说什么,很辛苦啊……”陆奥守有些感慨。

“但是,陆奥守的表现不错哦。”

“真的?”他看起来很开心:“那当然!俺是真的努力去想了嘛!”

 

陆奥守吉行发言完毕。

 

“好,其他人的感想都说完了,虽然有好多说的……”我嘴角抽了抽,摇摇头:“算了,接下来就是和泉守和国广了,这次前半段主要就是讲你们和土方先生的事呢……你们的感想……呃……和泉守?国广?”

我还以为他们表情异常严肃的坐在那个地方,是在思考该怎么把今天一千字的感想给憋出来,但仔细看看我发现他们好像在……发抖?

“怎,怎么了?”我觉得他们的状态有点不对头。

“我……我还真敢用那种语气对土方先生说话啊……”和泉守抱着胳膊瑟瑟发抖中:“我还用了那,那种眼神……居然敢说土方先生没有做好觉悟……还被土方先生用‘自己’指着自己……”

“呃……”我看看情况不对,想安慰安慰他:“和,和泉守……”

“国广,你好厉害啊……能以那种姿态在土方先生那儿待上三年……”

“是啊,上一周还在想怎么就混进去了看起来还熟门熟路的,原来已经过了三年……以刀的形态待在土方先生身边多久都没关系,但,但是以这种形态的话……”国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真厉害啊……那个活击里的‘我’,真是有了相当的觉悟啊……”

从第一场圆桌讨论开始对活击里的国广严厉到不行的我家国广竟然在最终话变成了这样!

“三年……真漫长啊……”

“是啊……”

诶?为什么要用这样过尽千帆的语气?为什么要露出这种感慨万千的表情?实际上你们并没有做什么啊?为什么要这么感同身受?!

“兼桑,说土方先生没有做好赴死的觉悟时,声音很大呢……表情也非常严肃……”

“啊,我看的时候胃都疼起来了……”

“我一瞬间还以为土方先生真的要砍过来……”

“开始的时候真亏你还能冲过去挡啊……”

“一想到‘兼桑’确实是因为‘我’才来到这里,如果真的被土方先生砍了可怎么办啊……”

“也就说,国广想做的,就是让土方先生带‘我’去最后的战场吗?”

“现在来看确实是这样吧,虽然我肯定是不会那么做……”国广小声说了一句:“不过,兼桑最后还是阻止了呢……”

“土方先生啊,最后的战斗之前,真的已经做好赴死的觉悟了吗?”

“嗯,因为是那个土方先生嘛。”

“是啊,土方先生是……不需要我来多嘴,也会贯彻始终的人呢。”

“兼桑,土方先生最后的……”

“啊,那个?播的时候我没有去看。”和泉守笑了笑:“不管是以什么样的形式,我确实是没有看到土方先生最后的样子,所以……那个人最后到底是怎样离开人世,我……是没有权利知道的。国广你看了吧,怎么样,和实际情况比起来?”

“嗯……和实际上比起来……”

国广这么说着,轻轻将手按在胸口上:

“是怎么样的呢……”

和泉守看了看国广,刚想说点什么,突然想起来:“啊……讨论……”他似乎终于反应过来,转过头来看我:“呃,我们……真的要说一千字吗?”

我叹了口气:“唉……算了算了,还是以快问快答的形式说吧。”

“诶?可以吗?”

“可以可以。”我摆摆手,看了看他们,笑了起来:“看你们刚才抖的跟抽风似的……让你们少说两句,就算压惊啦。”

 

——对最终话的感想?

“土方先生!我竟然那样多嘴了,真的对不起!”

和泉守还像模像样的对着屏幕弯下腰来。

国广也点着头:“要是被发现我其实是混到新选组里去的话肯定是要切腹了吧……而且三年里为了跟溯行军战斗肯定要避人耳目……居然那么久都没有被当成间谍什么的,真努力啊。”

 

——对活击的感想?

“本大爷的帅气镜头还不够多!”

我看了他一眼:“跟土方先生对峙那段你不是很有精气神么。”

“那段就放过我吧!”

“我的话……果然还是想更多的待在兼桑身边啊。从最终话的状态看竟然离开了三年……虽然对兼桑来说没有真的度过‘三年’,但还是助手的失职!”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终于说完了。”

“嗯,结束了呢~”

你们两个不要给我露出这种完成任务后的舒爽笑容啊!

 

“说起来,土方先生还问了和泉守的名字呢,不过怎么说也不可能真的说自己叫‘和泉守兼定’嘛……国广混进去的三年都是用的什么名字?”

“诶?就算你问我……”

“怎么样,如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

“放过我吧!”

“冷静点,也没说一定要以这样的形式,而且……”我想了想:“就是因为不知道今后会发生什么,所以提前想想也没关系吧。如果有机会让你们再见到土方先生的话,你们打算怎么介绍自己啊?”

 

那是并不知道是否会实现的“未来”了。

对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来说,如果有机会,一定还想再去见一次的吧。

那个“比武士更像武士”,直到最后,也一定在为自己的信念奋战的人。

正是因为有那个人的存在,才有了现在,拥有两颗武士之心的他们。

 

“介绍自己?嗯……总觉得怎么介绍都怪怪的,而且给自己编个假名字什么的,很不自在啊。”

“但是用原来的名字的话,土方先生绝对会怀疑吧。”

“也是……那……”

和泉守笑了起来:“这样吧,干脆就说我们是被笨蛋主人差遣到这里的打刀A和……”

“胁差B!”

国广很顺的接了口,回过头来看着我:“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土方先生要知道他的两把佩刀起名水准那么菜,估计得气死。

不过,历史上的土方先生还有名为“丰玉”的雅号,写出来的句子可真是非常温柔,如果他知道他的两把佩刀是这样的话……

如果,他能见到他们的话。

也不一定,会生气吧?

 

“那么,圆桌讨论最后一场,顺利结束!”

“哦——!”

我伸了个懒腰,嘛,要问我对圆桌讨论的感想,果然也是要感叹一句“终于结束了”吧。

我抱起了狐之助(机器),打算关掉它,没想到狐之助(机器)的尾巴晃了晃,小声开了口:

“对不起,主人……吾,吾还以为你会发现的……”

“……诶?”

“也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插上话……那个……”

我僵硬的转过头去,看到鸣狐正抱着狐之助(机器):“对不起……不知道该怎么提醒你……”

“不,不要责怪鸣狐啊!是吾,吾装成狐之助骗了你的!但,但是,总是找不到可以提醒的时机……”

我:“……………………………………诶?”

 

当晚,资料剪辑室。

 

那个本丸提交过来的影像资料上面注明了“立刻看”的字样,小哥很疑惑。

“有什么好立刻看的啊反正肯定是之前那种……还严肃的圆桌讨论呢根本严肃不起来……”

这么说着,小哥将录像带放入了设备,却看到了极其严肃的一幕。

那个本丸的主人正坐在屏幕前,一脸庄严肃穆,后面齐刷刷的坐着刀剑男士们,看着简直就跟要宣战似的……

小哥:???什么鬼?

“那个,有关这一次圆桌讨论的影像资料……呃,因为这样那样的事由,没有办法再提交了……那边的不要笑!你们绝对有人发现那是小狐狸的吧!它能装的那么精妙不要告诉我没有共犯!为什么不提醒我一下啊!暗示我一下也好啊!咳……”录像中的审神者又转过头来,继续盯着屏幕:

“这次的主犯,我已经严肃的批评过他们了,这也是我这个审神者的责任,下次提交文书的时候我会附上一份检讨……圆桌讨论这个东西吧,气氛也是很重要的,说实在的,现在已经没那个气氛了……但是,难得的最终话,不说一下感想也不好嘛……呃,歌仙,举一下牌子。”

然后这家审神者的初始刀走上前来,在屏幕前举起了一块木牌。

 

——对最终话的感想?

“嗯,啊……真的有一千个溯行军啊,道具费没关系吗?还有樱花的出场也真是壮观啊……负责打扫的工作人员真的没有怨言吗?演绎同僚的那位审神者真厉害啊,不过那个工作强度……要注意身体啊!”

 

——对活击的感想?

“啊,剧场版的消息我已经看到了,真厉害啊政府……这个活击虽然只有短短的十三集,但是也包含了很多故事,虽说跟实际上我们的战斗不太一样,不过也有很多我们可以学习的地方。”

 

——对圆桌讨论的感想?

“最后也没能严肃起来啊哈哈哈哈……啊笑的话是不是不太好……”

 

“那么,以上就是感想,给你……呃,给您添麻烦了!”

那个录像的最后,是来自审神者充满诚意的道歉。

 

小哥:“……”

小哥从机器里把录像带拿出来,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虽说那么多提交资料的审神者里少那么一两家是没什么关系,而且经过他们的剪辑,也只有几家可以被送到上面去,但看看这个所谓的“谢罪视频”,小哥还是想说:

 

“坑爹啊——!!!!!”

 

宣传片里的本丸都在帅气活击了。

你们就不能严肃讨论一下吗?!


END~

评论

热度(172)

  1. greenrjj锦上添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