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enrjj

【懵逼贺活击】他们在帅气活击,我们在严肃讨论⑪

锦上添花:

*tag欢迎搜索“严肃的圆桌讨论”

*昨天晚上带着一脸问号听到了片尾曲

*当然我家还是日常的花田,花田最棒了!


不管宣传片里播了怎样的剧情,我家那帮人还是一派轻松岿然不动,这其中是有原因的。

一方面是因为我总在给大家强调这是宣传片,事实上他们也在里头看到了很多与实际不符的场景,比如大的不行的本丸或强的不行的夜战大太或无处不在的高科技狐之助们以及靠谱的审神者。

当然靠谱的审神者这点和现实完全相符……好吧是有一点可以忽略不计的偏差,但他们对我的说法嗤之以鼻,呵,世风日下,刃心不古。

另一方面可能是更重要的原因了吧,比如全神贯注的看到一幕悲切情景自然会跟着悲伤起来,但如果一直在吸溜面条并在最高潮的部分发出“哧溜~”一声的话……应该什么场景都白费了才对。

偏偏本集最高潮的时候大家一边吸着面条一边看,在特别突兀特别揪心的地方停下来的时候,纵然我知道这又是套路,但还是停下了吃面的动作,而我左右两个人——同样也是这一幕的两位关键角色,居然压根没想聊一下剧情!

“啊!我的蛋呢?!我什么时候吃掉的啊……还有两口面呢肯定要再配一个蛋才能吃下去的嘛。”

“兼桑,我的分你一半吧。”

“不,不用了,刚才你就分给我一个了……你倒是把蛋吃掉啦!我抢主人的好了。”

“不愧是兼桑!战略性抢蛋呢!”

“哼哼~”

“别开玩笑了!!!”我立刻护住自己的碗:“为什么要抢我的啊!”

“因为你碗里有三个蛋啊!为什么比大家的都要多啊!”

“那是光忠心疼我!”

“喂烛台切——”和泉守转过头去:“你太宠着她了!对喜欢吃蛋的人要一视同仁啊!”

“啊哈哈,下次会注意的。”

“兼桑,真的不用我分你一半吗?”

“没事没事国广你吃你的,我抢她的。”

“为什么啊!!!”

结果等我们吵完还互相用筷子打了一架后,片尾曲和下集预告都放完了。

看吧,现在知道为什么我家是这样了吧。

 

「结果还是一如往常看来是没救了的圆桌讨论---第十一场」

 

主持人:审神者

本场发言人:鹤丸国永、蜻蛉切、药研藤四郎、陆奥守吉行、堀川国广、和泉守兼定

记录人:狐之助(机器)

 

“首先!本集依然没什么出场机会的三位,不许你们再‘唔哦哦哦哦哦哦’了!”在圆桌讨论正式开始前,我提出了要求。

“其次!你们不要忘记这个圆桌讨论的目的是为了反省自身!自身懂吗?不是反省宣传片里的人物行为!所以今天所有发言的人都要提出一个反省自身的点来!”

“最后!最后……嗯……想不出来了。算了,开始讨论吧!”

 

虎头蛇尾的开场白结束。

鹤丸国永发言。

 

“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鹤丸语气沉痛的发言。

我:“……”

诶……虽然他一副明白了的样子但我其实什么都没明白……什么?什么责任?这一切又是什么?

“那什么……鹤,你能说的再详细一点吗?”

“嗯?不是说只要反省自身就好了吗,还要详细说的啊?”

让你反省自身你就用了这个开头但实际内容根本没想清楚吗?!

我想了想,决定妥协一下:“哦那好吧,那就算你反省完了吧其他人不要学!咳……那你说说对这集的感想吧。”

“嗯……我赌最后没砍下去。”

“废话!这要真砍下去了还得了啊!一看就知道是套路!”

“不过一直说着套路套路的结果真砍下去了,那还挺惊人的。”

“怎,怎么可能啊!”

“哦,你犹豫了啊。”鹤丸似笑非笑的瞟我一眼。

“唔……”我揪着眉头,最后狠狠瞪他一眼:“好了!你的发言到此结束!下一个下一个!”

 

鹤丸国永(被强制)发言完毕。

蜻蛉切发言。

 

“反省啊……”蜻蛉切想了一会儿:“嗯,这次可以看出……这里面的‘蜻蛉切’有好好的观察所有人啊,知道和泉守殿其实也放心不下堀川殿,所以提出兵分两路。这种地方我觉得很值得我学习吧……之类的?”

蜻蛉切说完,有些不安的看看我:“这样……可以吗?”

我的眼中闪着泪花,扑过去抓他的手:“蜻蛉切!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你就是这场圆桌讨论最后的良心了!说吧,想吃什么口味的大福!我都买给你!”

“不,大福就不用了。”蜻蛉切秒答。

“不用跟我客气!”

“不……您再买来的话我更吃不完了……”

啊说起来今天大家吃面的时候,蜻蛉切的配菜是鸡蛋加大福呢……

嗯……

好吧看来上次玩笑开过头了,蜻蛉切那边已经变成大福储藏室了……今后稍微缓一下吧,送他大福的速度。

 

审神者难得反省了自身!

蜻蛉切发言完毕。

药研藤四郎发言。

 

“嗯,有很多可以反省的部分。比如这里面的药研,最开始那么冷淡被一群人怀疑‘是不是经历了什么不堪回首的过去’,结果后期越变越温柔攒了不少好感度。”药研这么说着往粟田口那一大家子望去。

药研说的,应该是粟田口家那帮孩子最近都成了活击药研的迷弟……的事吧。

每次有活击药研的战斗部分,就会一个个眼睛晶亮的盯着屏幕喊“药研哥好帅!”而忽略屏幕外头真正的药研哥……的事吧。

还有对活击药研越来越温柔的性格,一个个擦着眼泪说“药研哥敞开心扉了真是太好了”而丝毫没注意到屏幕外头脸越来越黑的真·药研哥……的事吧。

“所以,我不光准备反省,还打算实际行动一下,先对你们都冷淡两三个星期,再慢慢恢复现在的态度,怎么样?”

粟田口全员:“……”

一期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啊,药研……来,到哥哥这边来。”他微笑着拍拍自己的腿:“我们来聊一聊吧,就随便聊聊也可以。”

“药研哥!药研哥想,想吃什么!我可以跟光忠先生学!”

“药研哥!下,下次我们一起出去吧!去万屋!”

“药研哥!今天我们一起睡吧!大家都一起!”

“药研!你要是想的话,吾的尾巴可以给你摸的哦!摸多久都行哦!”

一瞬间再度变回粟田口中心的药研藤四郎,露出了一个计划通的笑容。

他还故意看我:“大将当然也是哦,之前看‘药研’的战斗时你的反应……我都是看在眼里的哦。”

我强忍着心虚对他露出了微笑:“啊哈哈,说什么啊……药研真是的这么多心……在我心里,当然是你最重要了!”

我向自家药研低下了头,并发誓冲着活击药研白生生的大腿大叫好帅什么的都是一时鬼迷心窍,希望他念在我年纪小不懂事的份上,既往不咎。

只是话说回来……

明明应该是药研反省。

为什么……变成了我和粟田口一家在反省?

 

药研·模糊重点高手·藤四郎发言完毕。

陆奥守吉行发言。

 

“这一集主要是……和泉守和俺的对话……还有和泉守与堀川的对话这两部分吧。那俺就主要说前一部分好了……根据这里面的说法。”陆奥守想了一会儿:“难道堀川会行动起来,并不单纯是他自己想救前主,更是因为他感受到了和泉守既想保护历史,但其实心底深处也想拯救前主的心思吧……但是这两件事其实是矛盾的,所以和泉守选择了为历史而战斗,堀川就选择了代替不能去救前主的和泉守……这样?”

“哦……是很正经的意见啊。”我也想了一下:“也就是说,陆奥守是觉得,国广是更多的为和泉守在行动吗?”

“嗯,至少促成他这一次的,除了他自己的想法外,更多的还是因为之前与和泉守的谈话?”

这样分析也不是没有道理,毕竟和泉守在历史上并没有随土方先生前往箱馆战争,而且活击里的和泉守自己也说了对土方先生充满留恋,后面国广也说了是为了兼桑什么的……

“嘛……现在的话我也判断不出来,不过陆奥守的想法很有参考性!好,保留!说不定下一集就有答案了!”

“嗯!啊,那俺就说下一个了……这一次的最后一幕……说起来,为什么堀川看起来很平静,简直就像在逼和泉守砍他一样……和泉守就看起来很纠结,但俺是最激动的一个啊?”

“啊,是说最后去阻止和泉守的那一幕吗?”

“嗯,看上去真的像是拼死要去阻止……喊的特别大声!为什么不用枪呢……”

“是啊……诶?!”

等等!陆奥守好像说出了非常恐怖的话!

“如果追过去的话肯定赶不及嘛,在那种情况下争取时间最重要,那么先对着和泉守手的部位打一枪,他肯定会挥刀去挡嘛,这样一来俺应该能跑的更近一点,再把堀川拉走什么的……是不是更有效率一点?”

“喂!陆奥守!”和泉守立刻不满起来:“你在那种状态下居然还打算用枪你是想杀死我吗?!”

“是为了争取时间!你挡开不就行了!弄不好堀川会为了你去挡这样也不会发生你砍他的情况了啊!”

“万一真的伤到我或者国广了该怎么办啊!所以才说维新派的刀啊……”

“哈?!你——!”

“好了都给我到此为止!”我站起来在他们俩的脑袋上一人一个手刀:“看个宣传片都能吵起来,活击里的和泉守和陆奥守都能和平相处了你们就不能学着点人家吗!这就是你们要反省的点!明白了吗!”

“是……”

“我知道了……”

 

“哇——主人……怎么……有点帅……”

“稍微生气一点就变得不同了哎。”

“原来主人还有这样的一面……”

 

我听着大家的窃窃私语,得意的理了理头发。

我好帅!

 

审神者很得意。

陆奥守吉行发言完毕。

堀川国广发言。

 

“嗯……几乎算是不出所料了。”国广有些感叹似的点了点头:“不过我本来以为‘他’会直接跑到土方先生身边去,没想到竟然是想和兼桑一起走……最后……真的就像逼兼桑斩过来一样。”

“因为几乎……唉,根本不是几乎,是已经明明白白的表达了自己要背叛的意思吧,和泉守身为队长,肃清反叛者什么的……”

“这一点,新选组也是一样。”国广摊开手:“嘛,这样是不是就确定了?我的‘最终BOSS’身份?”

“国广还真是淡定啊……”

“因为上一集已经是那样了嘛。而且,这一集不是明知道兼桑会斩下来还很平常的闭上眼了吗?”

“诶?国广是觉得和泉守会斩下来吗?!”

“刚才……不是说要赌一赌最后砍没砍下去么,全部都赌一边赌局根本没法成立嘛,所以,我就赌这一边好了。”

“赌局什么的……不会斩下来的啦!”

“这个嘛,不到下一集谁都不会知道。不过……我是不会说的。因为没有见到最后什么的……那样的……没有见到才是最好的。”

国广的声音突然变得非常低,我根本没有听清他在说什么:“诶?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啦。至于反省的点嘛……没有!”

“你还真是爽快啊……”这么说着,我苦笑了起来。

 

堀川国广发言完毕。

和泉守兼定发言。

 

“国广……你这个笨蛋!”和泉守手起刀落(是手刀),给了国广一个爆锤。

“兼桑?!为,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做这种事!”

“不是我啦!”国广有点委屈的抱着自己的头:“兼桑不要弄混了!都说了不是我了……”

“而且我先把这话说在前头!就算你真的当着我的面说出背叛宣言什么的……我知道这种一点不帅……而且和土方先生不像……但是,我是不会对你挥刀的!”

国广瞪大了眼:“兼桑……”

“你也听见了吧!”和泉守一脸不爽的看过来:“如果真的出了这种事,我既不会和他一起去,但也不会对他挥刀,我会尽全力的阻止他,但是,如果真的阻止不了……我也不会允许其他人对他挥刀!”

“诶——”我假装抱怨:“这样不就无解了吗?真的出了这种事你让我怎么办啊?”

“你不是审神者吗!自己想办法解决!”

“呜哇这种情况下把什么事都推给别人好差劲啊这个人……嗯,我知道了,到时候我会想办法的。”

“嗯,你的话肯定能想出办法的啦,这一点我相信你。”

“等等等等,兼桑……主人也是……为什么以我会背叛为前提达成共识了啊!我什么都没干啊!”

“至于反省的点……我也没有!”

“哦,我知道了。”

“为什么就这么把话题进行下去了啊!!!”

“啊还有……关于刚才那个赌局。”和泉守想了想,笑了起来:“我也赌会砍下来好了。”

“这不是跟你刚刚说的话都矛盾了吗?”

“嗯,但是……反正只是一个无聊的赌局。”和泉守这么说着,回过头来又敲了一下国广的头:“我还是站在国广这边,不论输赢,我们都是一起的。”

 

和泉守兼定发言完毕。

 

“那么,关于最后一幕,和泉守到底有没有砍了国广……只要让国广受伤就算‘砍下来’,表现在宣传片里嘛……应该是见血就算吧?砍到衣物和砍到头发等没有见血的话算平局。完全没有砍到国广就算‘没砍下来’。和泉守和国广赌会砍下来,我和其他人赌不会,还有人要改变选择吗?”

大家都摇了摇头。

“如果和泉守和国广赌赢了,那接下来一个月你们的内番都免掉啦。”

“真的?!太好了!”

“啊,要追加一条如果我和兼桑赢了的话,你要好好工作。”

“……啧。知道了,我会好好工作,一个月。”

“喂喂。”

“好好工作超过一个月我可能会疯掉啊!”

“……你对其他辛勤工作的人就没什么话想说吗?”

“暂时没有。如果和泉守和国广输了的话……那……和泉守要当着大家的面表演‘土方先生模仿秀’。”

“诶?!”

“国广嘛……就一个月不许跟我提工作的事,还要每天都诚心诚意的夸奖我!”

“……啊,兼桑,我突然有点想换一边赌了。”

“对不起国广,我觉得还是赌另一边比较……”

“好了好了,听到赌约之后再改变选择可是赌博大忌,而且,现在狐之助(机器)可是录音录像了呢,不要以为能把自己说过的话收回去哦。”

我笑了起来,轻轻拍了一下手:

“那么,赌局成立!”

 

当晚,资料剪辑室。

 

小哥心里苦:“最近啊,世道真是不景气了,工作真是不好做了……除了要剪辑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做日常的工作……加日常的班……现在连公证处的活儿都要接了……咋的这要是一方毁约难道我们还要派人上门来强制执行吗?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好苦哦……”

评论

热度(149)

  1. greenrjj锦上添花 转载了此文字